雙槐樹的故事

image
北京西郊海淀區有個雙槐樹,這兩棵槐樹交頸而長。
據老人講,那是一對情人,有一段凄慘的民間故事。
這故事發生在清末。
那一年三月三,北京四九城、京郊十幾縣的善男信女,都來到左安門外的蟠桃宮。
說是這天瑤池王母在天上開蟠桃大會,宴請群仙,老百姓得來這里燒香上供!這時,有兩輛馬車沿著皇城外的筒子河,緩緩前進,也到蟠桃宮去燒香。
這兩輛車,前邊坐的是一位郡主,叫淑貞,后邊坐的是她的侍女玉蘭。
因為馬車與眾不同,很惹人注意,行人都閃在道路兩旁。
可前邊有個小伙子,偏偏不知道讓路。
只見他穿一件嶄新的灰布長衫,著白襪子青鞋,慢騰騰地朝前走。
那郡主趕車的把式,勢大氣粗,有意地連甩兒個響鞭,把車趕到這人身后,慌得他忙往旁邊一躲,一下子踩在泥水里。
同時,馬車吭味一聲,也陷進了一個大水坑,又濺了這人一身泥漿。
郡主探出頭來,正和小伙子打個照面。
一看,哎呀,好俊的一個小伙子。
濺了人家一身泥,可人家什么話也沒說。
她本想說句抱歉話,但當著眾人又不好意思,忙縮回了身去。
這時,趕車把式忙著轟車,可是任他怎么抽打吃喝,大紅馬怎么使勁,車就是出不了水坑。
那小伙子見他十分狼狽,便蹬進水坑,沖車夫招呼一聲:“趕!”用力一扛車轅,硬是把車扛起來了! 第二輛自然繞開水坑走了。
郡主過意不去,忙說:“車停下,把那人給我請來。
刀車夫回頭看了一眼說:“那人走了。
”氣得郡主命令:“把車趕回去,蟠桃宮不去了!” 郡主回府后,躺在象牙床上,呆呆地發愣。
玉蘭心里明白,可她不敢說。
就這樣郡主病了,這可慌了王府上下。
老王爺認定是上蟠桃宮累著了。
太醫院來了兒位大夫,開了方,抓了藥。
苦水熬了不少,郡主都讓玉蘭倒了。
一天到晚,她睜眼閉眼都是那個小伙子,她只好把心事和玉蘭說了。
玉蘭眼珠一轉,說她媽病了,向王府老太太請了半個月假,回家去探親。
其實,玉蘭是到城里幫郡主找那小伙子去了。
偌大的北京城,到哪里去找那個小伙子呢七、八護國寺,九、十隆福寺,哪有廟會玉蘭到哪逛去,直眉瞪眼地擠來擠去,誰也不知道她找誰。
十天過去了,“八”字連一撇也沒有!她坐在家里發愁。
一天,她到西四牌樓去轉悠,順便買點兒青菜。
說來也巧,就在玉蘭買完菜掏錢的當兒,無意中一抬頭,竟看見一張熟悉的面孔。
“是他呀!”玉蘭剛要招呼,灰大衫一閃,那人走了。
玉蘭拔腿要追,卻被賣菜的攔住了:“姑娘,你還沒給錢呢!”急得玉蘭趕快給錢,轉身要走,賣菜的又把她攔住了:“別忙,還找你錢呢。
”氣得玉蘭嚷了一聲:“不要了。
”等她離開菜攤,再看,人早沒影了,她急得直跺腳。
半個月假期滿了,她不得不回王府。
這回她沒走前門,也沒進后門,競圍著府墻轉起來。
她尋思:這見了郡主怎么說呢 當她轉到府后街靠西頭的時候,見對著府墻有幾家小鋪,靠路北一字排開:第一家是酒鋪,第二家是油鹽店,最后一家是丁裱糊店。
當她往里一看,呀!心都快跳出來了,里邊有個干活的小伙子,不是他,還有誰 玉蘭趕快回府,把這事告訴了郡主,郡主和玉蘭商量,就說府里要糊棚,把那小伙子叫進府來。
小伙子叫李二。
李二跟著玉蘭進了后花園小門,到了郡主繡房。
郡主大著膽子打量李二,見他規規距距怪可愛的,就說:“小師傅,三月三那天真對不住你,我心里一直不安。
” 李二心想:什么事對不住我呀一抬頭,呀!原來就是那天馬車里的姑娘,沒想到是府里的郡主呀!他有點害怕起來,不知進府來是兇是吉 這天,郡主留李二用了飯,賞了些布匹和銀錢。
臨走時,玉蘭還送他到后門,囑咐他明天一早來干活。
第二天,李二按照吩咐上府來。
郡主讓他陪著說話,吃飯,千活的事再不提。
到了時候,賞了錢就讓他回去。
郡主已經二十三歲了,因為親母病故多年,老王爺格外寵著她,可就是不打算把她嫁出去,想讓她當一輩子老姑娘。
郡主心里苦,但說不出口。
李二天天早出晚歸,慢慢地兩人就離不開了。
好在裱糊店的王掌柜,對李二從不細問,反正能掙回錢就行。
兩人這么往來,就有了一段時間。
后來,王府里的管家漸漸起了疑心,怎么郡主近來胃口那么好,盡點好飯菜一留意,這事到底被大管家知道了,他告訴了王爺。
氣得王爺臉全白了,渾身亂抖,沖大管家說:“三尺兒童,私進王府,也得送了他;何況這李二,快把他送到衙汁去!” 大管家可陰險得很,他俯著王爺耳根說:“王爺,那樣聲張出去不好聽,依小人之見……” 府里響過五更,照例由玉蘭送李二到后花園小門。
李二剛剛走沒多遠,黑里竄出八條大漢,先把他的嘴堵住,又把他身上衣服扒光,用一只大柳罐套在他的頭上。
柳罐上是畫好的大鬼臉,上面還粘著大紅紙條。
他被倒捆兩手,扎住兩腳。
干完這些,這伙人就溜走了。
李二手不能動,腳不能動,眼不能看。
他這赤身裸體的怪樣,不被人打死,也會活活地凍死。
好幾天,李二沒到王府去,急壞了郡主,悶壞了玉蘭。
手蘭故意到府后街轉悠,裱糊店里也不見李二的身影,卻添了個十二、三歲的小徒弟。
過了十來天,才由酒店里聽到李二失蹤的消息。
有的說,早被人打死了,尸體扔到了護城河;也有人說,扔到窯臺喂了野狗了。
郡主聽到這消息,一急,就病了。
但還有更要命的病,有了喜啦!這事又讓王爺知道了。
三月三又到了。
這天,剛剛交過三更,王爺親自叫出郡主,讓她上車,來到了西郊的墳地。
她一看,面前是一個挖好的大坑,心里全明白了!二話沒說,撩起衣襟往臉上一蒙,一縱身跳下坑去。
一個月后,墳地上長出了一棵小槐樹,孤單單,怪可憐的! 再說李二,他被大管家捉弄后,卻沒有死。
一是他年青少壯,硬是蹦著回到裱糊店;二是老掌柜心疼他,把他解開后,勸他穿好衣服快逃命。
他在鄉下親戚家藏了一年多,前幾天才回到城里。
這天又是三月三,他想起郡主睡不著覺,夜里起來,到郊外去轉悠,突然,“樸楞”一聲,一只紅靛頗落到他的面前。
這只小鳥不住地左右歪頭打量他。
他無意地和小鳥一對眼光,心一動,好象在哪見過他伏身想逮住它,小鳥卻往前跳了跳,回過頭來仍然看著他。
李二緊走幾步,紅靛顛卻抖動翅膀飛起,但飛得不遠也不高,飛一會,又落下地來,好象有意等他。
李二又追下去,就這樣,小鳥把他向西北方向引去。
忽然,小鳥跳進了一個大院:‘戶。
李二進去一看,原來是個大墳圈。
紅靛頗卻落到一座孤墳的小槐樹上,沖著他哀鳴幾聲,不見了! 李二楞在那里。
看墳老人聽見有人,出了小屋說:“你這人怎敢闖進王府陰宅,真大膽!”李二不知怎么回答,用手一指小槐樹。
老人凄慘地說:“唉!那是郡主淑貞的墳,去年今天她被王爺活埋了!墳上就長出這棵樹,這樹就是郡主吧!” 第二天一早,看墳人發現小槐樹上愣吊死一個人。
細看,就是昨夜闖進來的那個。
他忙報告王府。
王爺長嘆一聲,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他格外施恩,命令把李二埋在郡主墳旁。
不久,李二的墳上,也很快地長出一棵小槐樹。
這兩棵樹竟漸漸的靠在一起,一塊往上長。
人們說:這兩棵樹,一棵是郡主,一棵是小裱糊匠。
那紅靛須呢有人說是玉蘭變的!因為在活埋郡主的時候,大管家活活地把玉蘭打死了。
多少年啦,老人們提起這件事就心慘! 流傳地區:北京市 捜集整理;王宗全、劉媛 文章來源:滿族民間故事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