繡花女的故事

image
清初年間,有個為愛新覺羅氏屢立戰功的老王爺,鎮守大寧城。
老王爺聽說順治皇帝進北京坐上金奎殿不久,就廣選天下美女,他也學著皇帝的樣子,找來手下的歪嘴密師,命他一百天內為他選一個天下最美的福晉。
歪嘴密師親自帶著百十名隨從,走村串戶,四處選美。
他跑呀跑呀,時間過去了九十天,也沒選到一個中意的,這可把他急壞了。
一天,他聽說繡花村山清水秀,姑娘媳婦長得格外水靈,便帶著一隊人馬出發了。
他們翻過十八座山,爬過十八條嶺,累得人困馬乏,正要歇息,忽聽到一陣歌聲: 冰凌花開千巴拉掐, 毛菇花開毛嘟拉嚓, 鞋子花開有紅有白, 綠葉就象披戴羅紗。
百花里面數它最美, 美不過繡花女繡花。
歪嘴密師尋歌聲望丟,在舞劈刀削般的右壁下,有一條彎彎曲曲的小路。
小路盡頭有一處百十戶人家的小村落。
這時正是春花吐艷季節,那粉花、紅花、白花、黃花,把個小村落點綴得五彩繽紛,煞是好看。
“深山藏俊鳥,這里一定有美女!&quo;歪嘴密師喜不勝喜,一邊走一邊撒目,見一個十多歲的小孩,一手拿著一根放羊鞭,一手拿著一束鞋子花,剛才的歌就是他唱的。
“喂,小羊信,你唱得真好,這里是繡花村嗎” “是繡花村,你有什么事,大人” “我找你們村里手兒最巧,花兒繡得最好,長得最美的繡花女。
” “唔,你找我們穆昆達兒子薩布咕哥哥……” 歪嘴密師間:“什么,穆昆達兒子薩布咕哥哥” 小羊信說:“我還沒說完呢,她是薩布咕哥哥的情妹。
&quo; “啊,是薩布咕的情妹,好,太好了,她在哪兒” “你看,那不是嗎” 歪嘴密師順著小羊信的鞭梢一看,雪白的梨花樹下,一位身穿紅衣紅裙,頭插紅花的姑娘,正坐在木墩上繡花。
她那容貌,比掛露的牡丹還俊,真是天上難找、地上難尋的美女。
他將手一擺,招來隨從,準備上前去搶。
又一想:慢,小羊館口口聲聲說她是穆昆達兒子薩布咕的情妹,俗話說強龍壓不住地頭蛇,一旦弄不好鬧出事來,豈不難以收拾。
他眼珠轉了幾轉,直奔村里去了。
進了繡花村,他打聽到有兩個愛財的老太婆,一個叫黑花蛇,一個叫白花蛇,便悄悄找到她倆,說明來意后,又說:“只要你倆幫我辦成此事,要金給金,要銀給銀,要怕將來這兒不好為人,就隨我一塊進城,我保你倆終身享受榮華富貴,吃穿不缺。
” 兩老太婆一聽,螃蟹眼睛瞪亮了,拎著長煙袋,旋風一樣來到了繡花女家。
“喲,繡花女,真是巧哇,心巧手巧兩把剪子一起鉸,鉸了旗袍鉸旗襖,那織女也比不上你手巧哇。
”兩人見了繡花女就一味奉承她。
繡花女聽了說:“二位訪吶嘴真巧,把野簡說成靈芝草,小燕說成鳳凰鳥,小貓上墻變成豹,花蛇長出兩只腳,東家西家串著跑。
” 黑花蛇、白花蛇本想賣弄巧嘴,反被繡花女弄得張口結舌。
等繡花女明白她們的來意后,又說:“二位吶吶,我早已許給了薩布咕哥哥,你們是知道的,別個主意就別打了。
” 黑花蛇、白花蛇碰一鼻子灰,回來向歪嘴密師做了察報。
歪嘴密師一聽,這還了得,干脆搶吧。
于是他備好車輛,帶著隨從,一窩蜂似地把繡花女的院子圍住了。
繡花女見了這種陣勢,并不慌張,她大大方方迎出門外,對歪嘴密師說:“我雖然還沒有成親,卻是有了丈夫。
大人今日既然來求親,就是看得起我了。
我家還有六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姐妹,何不請進草堂一個一個過目,待你選中哪個,哪個便隨你一塊兒回去,不知可好” 歪嘴密師一聽,還有六個和她一樣美貌的姐妹,忙說:“好,我都看看!刀抬腿就要往屋里闖。
繡花女說:“慢,我家姐妹個個怕羞,平日從不出來見客,請大人先叫黑花蛇、白花蛇來幫我說勸,再派兩輛大車在院內等候。
” “對,對!”歪嘴密師隨聲附和,叫人找來了她們二人,預備好大車。
繡花女見諸事準備妥當,把歪嘴密師請到西屋坐好,再把黑花蛇、白花蛇找到東屋說:“二位吶吶,今天的事,都是你倆引起的,如今我被他們搶走是小事,倘要薩布咕哥哥打獵回來,豈能饒過你倆性命。
你倆想活,聽我的;你倆想死,那我可就不管了。
” 黑花蛇、白花蛇一聽,左面一個右面一個,抱住繡花女說:“姑娘,聽你的,聽你的,只要能活命,你叫我倆干什么,我倆就干什么。
” “好吧,你倆先幫我找出六套不同顏色的衣服,一會兒我要哪套,你倆就幫我換哪套。
” 繡花女吩咐完畢,下到廚房,炒好菜,燙好酒,端到密師面前,說聲:“大人,請!” 院外有圍兵,屋里有絕世美人把盞,菜香酒美,歪嘴密師就不緊不慢地喝起來。
繡花女看看日落西山,月影照地了,對歪嘴密師說:“大人,我去請二妹來。
” 說來就來,只聽繡花女回到東屋說:“哎,我的好妹妹,你就別害羞了,快去給大人敬酒吧!”話音剛落,只見門簾一挑,一位穿白衣白裙,頭插一朵白花,手端銀盤的姑娘,就象天上的梨花仙女一般,裊裊娜娜走進屋來。
歪嘴密師一看,險些叫出聲來。
這美人滿滿地為歪嘴密師斟一碗酒,象春風飄梨花一樣,輕輕退出門去。
歪嘴密師剛轉過神來,只聽東屋繡花女又輕聲催促道:“三妹妹,二妹敬酒已經回來,臨到你的了,快去吧。
” “大姐不要催我,二姐敬的酒大人還沒喝呢!”又是一個嬌滴滴的聲音。
“好,我喝!”甭嘴密師一樂,一口將美酒倒進嘴里。
剛放下酒碗,門簾一挑,一位黃衣黃裙,頭插一朵黃花,手端金盤的姑娘,象天上的黃花仙女一般,羞羞答答走進屋。
斟完酒,又象香風飄桂花一般,輕輕退出門去。
接著,四妹身穿綠衣綠裙,頭插綠花;五妹身穿粉衣粉裙,頭插粉花;六妹身穿藍衣藍裙,頭插馬蘭花;七妹身穿黑衣黑裙,頭擂黑菊花,一個個接替進來敬酒,一時間釜嘴密師喝得昏昏沉沉,看得眼花繚亂,也分不清哪個比哪個丑,哪個比哪個俊。
這時繡花女笑著從門外進來說:“我家姐妹冷丁看,一個賽過一個,一個比一個俊,看常了,穿白衣白裙的二妹和穿黑衣黑裙的七妹最漂亮,而且會說會道,討人喜歡。
不過可有一項,我家姐妹都有一個怪癖,最痛恨那些仗勢欺人的狗官,她們要是知道了真情,別說老王爺想娶,就是皇上娶她當正宮娘娘,也是白搭。
要是逼急了,魚死網破,你也不好收場。
” 密師一聽,咧咧歪嘴,說不出一句話來,急得沒法了,只好拱手作揖說:“事已至此,還請大姐幫忙到底,幫忙到底。
” 繡花女說:“我看這樣吧,我就哄著她們說老王爺女兒閑著孤悶,請二位姐妹前去陪她繡花下棋,住上兒日就回來。
” “對,對。
”歪嘴密師見繡花女說的頭頭是道,句句在理,連聲稱贊,急忙出門喝動隨從。
這工夫,只見繡花女從屋中扶出穿白衣白裙,頭上披著白紗的二妹,坐到頭輛車里;又回身扶吐穿黑衣黑裙,頭上披黑紗的七妹,坐到第二輛車里。
然后對葬嘴密師小聲說:“快些啟程吧。
” 零嘴密師雖有八分醉意,心卻不糊涂,眼盯盯看著繡花女將兩個妹妹扶進車里,就馬不停蹄向大寧府奔來。
他一氣跑了三百多里,忽然迎頭走來一隊人馬,抬眼細瞧,不是別人,正是老王爺。
原來,歪嘴密師發現繡花女的時候,已悄悄命隨身同來的畫師畫好美人圖像,給老王爺報了信。
老王爺展開畫像一看,一下子被迷住了,就立刻騎上高頭大馬,帶著隨兵,向繡花村趕來。
歪嘴密師遇到老王爺,將事情經過做了察報,老王爺又驚又喜,非要看一眼車里的新娘不可。
歪嘴密師正不知怎樣侍候王爺好,聽說王爺要看,不緊不慢地挑起車簾,老王爺迫不及待就伸手去揭面紗。
嗚呀呀!揭開面紗,老王爺頓時目瞪口呆,這哪里是什么美貌女子,明明是臉猴腮、滿臉褶子的黑花蛇。
氣得老王爺嗽傲叫著,抬手一刀,結果了她的性命。
歪嘴密師一見,嚇得三魂出竅,七魄顛倒,忙挑開后一輛車簾,一看,不是別人,正是那一身雞骨頭猴肉的白花蛇。
老王爺眼珠差點沒氣冒,伸手一刀捅死白花蛇,揚手又一刀向歪嘴密師天靈蓋劈去,接著一聲吃喝,向繡花村飛奔而去。
繡花女騙過歪嘴密師,預料到他們不會放過她的,就脫下了紅衣紅裙,換上了青衣布襖,到深山里找薩布咕哥哥去了。
老王爺來到繡花村,撒下人馬,四處搜尋。
可是茫茫林海,無邊無際,他哪里去找啊!氣得他只好收兵回城了。
流傳地區:遼寧省岫巖縣 講述:吳艷秋、李生林 搜集整理:張其卓、董 明 文章來源:滿族民間故事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