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獄天使

image
神話故事 這天,“地獄天使”約趙馨見面,趙馨卻有些猶豫了。
原因是“地獄天使”說他是個醫生,但當趙馨問他是哪個科的醫生時,他卻含糊其詞。
趙馨把煩惱告訴了和她同住一屋的閨密張燦。
張燦想了想,笑著說:“我猜呀,他是個婦產科醫生,所以不好意思告訴你。
” 趙馨考慮了幾天,還是和“地獄天使”見了面,對方的真名叫蔣達。
趙馨好奇地問:“你為什么起‘地獄天使’這個網名?” 蔣達猶豫了一下說:“醫生不是守護在人世和地獄之間的天使嗎?很多時候,我希望自己做個迎接新生命的天使。
” 趙馨不由得沖口而出:“難道你真是個婦產科醫生?”蔣達沒說話,算是默認了,過了一會兒問道:“你會不會很介意我的職業?” 趙馨說:“說實話,剛知道的時候有點不能接受,不過我想這并不是主要的東西。
”蔣達似乎想說什么,但還是沒有說,而是岔開了話題。
好在雙方對彼此的感覺都不錯,兩個人的感情迅速升溫。
但不知為什么,趙馨總覺得蔣達有什么事瞞著自己。
一個周末,趙馨收到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短信:“如果你想知道你的男朋友在干什么,就去中天廣場。
”趙馨吃了一驚,她回了條短信:“你是誰,怎么知道我的號碼?”但對方卻不再回復。
這條短信激發了趙馨的好奇心,她決定去看看。
到了中天廣場,她發現蔣達正在踱來踱去,似乎在等人。
趙馨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,他不是說加班嗎?他為什么要撒謊?趙馨躲在一棵樹后,仔細觀察起來。
不一會兒,來了一個老頭,老頭左顧右盼,似乎怕有人發現自己。
這時,蔣達迎了上去,兩人低聲交談起來。
蔣達還塞給老頭一包東西,臨走,又和對方緊緊握手。
趙馨納悶不已,怎么搞得跟特務接頭似的? 接著,蔣達開車走了,趙馨叫了輛的士跟了上去。
不一會兒,車子來到火車站旁的一條街。
趙馨的心不由得繃緊了,原來,這條街是這座城市有名的“紅燈區”。
蔣達下了車,徑直向街邊一個紅衣女郎走去。
那女郎卻轉身就走,蔣達追上她,把她拉進了旁邊一家小店。
過了好一會兒,蔣達走出來,女郎低著頭跟在后面,蔣達轉身把一疊東西塞給了她。
趙馨氣得幾乎窒息—那分明是一疊鈔票!她沒想到,蔣達竟然跑到這種地方來,做起了骯臟的交易! 趙馨哭著轉身跑出了那條街,她想到了閨密張燦。
張燦感情經歷豐富,不妨和她聊聊,聽聽她的看法。
趙馨撥通了張燦的電話。
聽完她的哭訴,一直沒說話的張燦突然暴怒了:“男人沒一個好東西!讓他們去死吧!”說完啪的一聲掛了電話。
趙馨不由得愕然,難道張燦也受了打擊?在她的印象中,張燦的男朋友換了一個又一個,但從沒見她傷心過啊。
就在這時,有人在她的肩頭拍了一下。
趙馨回頭一看,竟然是蔣達。
趙馨忍不住爆發了:“你不是加班嗎?那個老頭、那個女人是誰?這就是你的工作?” 蔣達笑了:“你怎么不問問那個發短信的人是誰?那就是我呀!是我讓你跟蹤我的。
” 趙馨一聽,驚訝得瞪大了眼睛。
蔣達嘆了口氣,說:“我知道,我欠你一個解釋。
我一直很想告訴你,但我又怕嚇跑你。
之前,我已經嚇跑過兩個女孩了。
我一直都在尋找一種合適的方式來告訴你,所以我才發了那條短信,想讓你先對我的工作有一個直觀的了解,然后再給你解釋。
” 趙馨不解地問:“你究竟是干什么的?你不是婦產科醫生嗎?” 蔣達搖搖頭,笑道:“我什么時候說過我是婦產科醫生?那只不過是你的猜測。
”接著,他又臉色凝重地說,“其實,我的工作是HIV告知。
說得簡單點,就是把HIV的檢測結果告訴患者。
這項工作,在我國還剛剛起步。
” 趙馨不由得倒退一步:“你每天都要接觸艾滋病患者?” 蔣達點了點頭,說:“可以這樣說吧。
我面對的患者中,有很大一部分是HIV檢測呈陽性的,要告訴他們這個可怕的結果,需要勇氣,也需要技巧。
我的工作,就是讓他們盡量平靜地接受這個結果,并且告訴他們相關的知識,以便他們保護自己和家人。
” 頓了頓,蔣達又說:“今天你看見的那個老頭,是個空巢老人,因為一次被站街女拉了進去,就感染上了。
他不敢告訴自己的兒女,甚至不敢到醫院拿藥,我今天是給他送藥的。
那個紅衣女孩,她的職業想必你也猜到了。
本來,她該回家治療,但因為孩子讀書要花錢,她又偷偷跑出來重操舊業。
為了她自己,也為了避免更多的人被感染,所以我來勸說她。
” 趙馨好不容易才從最初的震撼中平靜下來,她冷冷地問:“給她送錢也是你的工作?” 蔣達誠懇地說:“我的工作不僅僅是簡單的告知,也包括一些回訪。
當然,給她送錢,只是我個人想幫幫她。
一開始,我也很不喜歡這個工作,但后來我慢慢接受并喜歡上了這份職業。
就像我的網名,我站在地獄之門,卻很想做個天使。
我最開心的是告訴患者結果是陰性的,他們臉上的表情,仿佛獲得了新生。
對于那些確認感染的人,我也想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來幫助他們……” 蔣達注視著趙馨的眼睛,伸出了自己的手:“這份工作干久了,聽了太多傷心的故事,看了太多絕望的表情,我自己有時也會苦悶。
我也很渴望有個天使來拯救我,你愿意做我的天使嗎?” 此時,趙馨覺得心里很亂。
她很想握住那雙手,但覺得自己心里還沒有完全接受。
正在這時,蔣達的手機響了,他說:“我有急事要先離開。
你考慮清楚了,再回答我吧。
” 趙馨回到了宿舍,卻發現房間里亂成一團。
張燦的東西不見了,桌上有一張紙條,是張燦留給她的:“請原諒我不辭而別。
前些天我去做了個檢查,沒想到,我擔心的事情真的發生了,HIV陽性,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,所以我才會在電話里罵男人。
其實,我知道我最應該怪的還是自己。
還有,我那句話也不全對,至少,你的天使就是個不錯的男人,你要好好珍惜他。
另外,我們倆在一起住了那么久,我希望你也去做個檢查。
再見了,我的好姐妹!” 趙馨只覺兩眼發黑,幾乎要暈過去。
她一直覺得這種事離自己很遙遠,沒想到,它會發生在自己身邊。
為張燦感到痛心的同時,她也為自己擔心起來。
自己還和她在一個碗里吃過泡面呢,會不會也被感染了? 兩天后,趙馨鼓起勇氣走進醫院的大門。
在等待檢查結果的那段時間里,她度日如年,幾次拿起手機想向蔣達訴說,最后還是沒有勇氣撥通那個號碼。
到了拿結果的那天,一個護士把趙馨請進了一個單獨的房間。
“歡迎你,請坐。
”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。
趙馨抬起頭,不由得怔住了。
坐在對面的,竟然是蔣達! “很高興,我能做你的天使!你的檢查結果是陰性。
”蔣達微笑著說,“這個結果再一次說明,艾滋病并不像傳說中的那樣可怕,普通的接觸是不會感染的。
” 趙馨的心里一下子輕松了,頓時有種蔣達之前所說的“重獲新生”的感覺。
她問:“這么說,你知道我為什么來檢查了?” 蔣達點點頭,說:“當然知道,你室友的結果也是我告知她的。
那天我急著走,就是因為她的情緒不穩定,我怕她出事,所以急忙趕過去。
” 蔣達又一次伸出自己的手,微笑著說:“現在,你能接受我了嗎?”趙馨把手藏到了身后,蔣達眼里的光彩一下子暗淡了,他輕輕嘆了口氣。
趙馨笑了:“你嘆什么氣呀?這次雖然只是一場虛驚,但經過這幾天的煎熬,讓我懂得了很多。
我只是有個小小的條件,你要告訴我張燦在哪里,我們一起做她的天使,好嗎?” 蔣達喜出望外地點點頭,兩個人的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。